双色球杀蓝定胆彩经网-双色球预测汇总求推荐

一直观看的精灵们听见这个词语时脸部表情同样

 年轻的精灵――只限于男性精灵们同时感到臀部肌肉开始阵阵不自然的反射抽搐――就像荒野中无依无靠的雏菊般在寒风中瑟瑟发抖。
 
    这是何等让人感到下半身发紧发痛的冲击性告白(?)……
 
    “说出发春般荒谬之语的魔法师先生,你是准备像猪一样苦苦哀嚎着死掉吗?”
 
    剥去体温的警告给空气注入险恶的气味,少年的冷言如出鞘匕首抵住咽喉,实质金属一样的分量与尖锐搔刮着魔法师咽下一口唾沫产生起伏的喉结表皮。
 
    %%%%%%%%%%%
 
    尼德霍格:呃……我的李林大人居然被一个老男人告白了……我绝望了!对这个老男人都去参加fff团、哲学团并且热衷搅基的世界绝望了!
 
    李林:需要我帮你往生极乐吗?最近新练了招式【妄想终结拳】还没实验呢?
 
    尼德霍格:呃……还是先解说吧,请问二节咏唱和定义术式是怎么回事?
 
    李林:嗯,众所周知威尔特的魔法是依靠【正确的想象】所产生的一种特殊现象,但光是显现出各类现象只是初步,譬如说萨德这一次的咏唱,首先是【炎之翼】,即用玛那塑造出鸟形状的火焰,但光是赋予了形状之后,火焰本身并会自动发起攻击。为了攻击对方,必定会追加某些设定攻击方式的【路径】,这个路径就是定义术式,像【魔弹】就是赋予各类【火球】、【冰箭】、【风刃】一类现象术式以全自动追击目标的定义术式。那种术式简直是违反规则,几乎和采用主动雷达加捷联惯导系统、【发射后不管】的空对空导弹没两样。
 
    尼德霍格:好厉害!那么肾上腺素和去肾上腺素有什么区别?
 
    李林:肾上腺素是由人体分泌出的一种激素。当人经历某些刺激(例如兴奋,恐惧,紧张等)分泌出这种化学物质,能让人呼吸加快(提供大量氧气),心跳与血液流动加速,瞳孔放大,为身体活动提供更多能量,使反应更加快。经常有【火灾现场有人发挥平常无法想象的力量自救或救人】的轶闻传说,其中发挥重要作用的就是肾上腺素。去肾上腺素由交感神经末端分泌。有促进消化以外的生物活动的功能。功能和肾上腺素相近,但又有不同。医学临床上肾上腺素是强心药,去甲肾上腺素为升血压药,亦可治疗抑郁。
 
    尼德霍格:谢谢解说!
------------
 
22.绚烂光舞的血祭(四)
 
    对死亡的本能恐惧并不能完全压制贪求知识的冲动,但在李林洋溢杀气的客观帮助下,萨德过热的大脑上淋浴了几滴凉水。
 
    “年轻人就是这么急躁,好好听别人把话说完,以你的能力……”
 
    传递话音震动的空气被尖啸一刀两断,撕开大气的金属利爪在地面上留下粗细如手指、深如手掌宽度的痕迹,爪痕的终点笔直延伸至灰色长袍的足尖前端。
 
    “招揽看门狗的提案不必拿到我的面前,我允许平等,但如果视之为软弱,由此提出得寸进尺的要求的话,就要有经历世间所有恐怖之后死无全尸的准备。请记住并理解我的忠告后再继续你的发言。”
 
    “那么……我们依照你所说的【平等】视角来修改一下我的提议――和我们合作如何?少年。”
 
    曾几度彷徨冥府入口边缘的萨德对李林的警告是否会实现并不上心,经验丰富的魔法师确信在可能发生的棘手战斗中战败的可能性微乎其微,战死的可能性更可以忽略不计。
 
    只不过积累下来的人生阅历告诉萨德:黑发少年属于必定会将警告付诸实施,而不是仅仅只停留在嘴上的类型。交谈语气上不做出些适当调整的话,下次对方将不再警告,谈判自然也就没有了。
 
    那可真是太遗憾了。
 
    “合作?”
 
    李林咀嚼着萨德的修改案,起伏的唇线相较疑惑更接近冷笑。
 
    在后面一直观看的精灵们听见这个词语时,脸部表情同样发生了丰富反应。
 
    【精明】、【狡猾】、【不会犯错】的李林和一个刚刚还竭尽全力要宰了他的的家伙合作?好吧,世界上总有一些没有节操底线的事情发生,李林也会做一些出乎意料的事情,但他一定不是有求必应的型号。奇怪中年魔法师的提案即使不是荒谬的失心疯发作,至少也是不切实际的心血来潮。
 
    李林一点都不看好突如其来的所谓【合作】提议,没有一点基础,完全依靠单方面热度的合作鲜有成功的样本,通常还在接触阶段提案就会被毙掉以免浪费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最重要的是――李林无法从中榨取足够的利益来填补支出,更不可能获利。
 
    灰袍魔法师实在应该先仔细审视一下自己抛出来的寒酸诱饵,稍稍包装的更加像样些之后再抛出来。而不是直接扔出一个空洞的破烂给他的谈判对象。
 
    竖起食指在眼前晃了晃,六片羽翼无声的舒展开。
 
    “不仔细考虑一下吗?情报、知识方面的合作对你而言没有损失吧?”
 
    犹如好不容易敲开别人家门、下一秒马上吃到闭门羹的年老推销员的叹息下,凝聚到周围的玛那流动速度开始不断加快。
 
    “伤脑筋,有着超越凡俗的知识,却没有相应放眼未来的眼光实在是浪费。不,是因为少不更事,缺乏责任感之故吧?真是太不像样了。”
 
    地面开始异样的颤抖,深入地下的玛那踏着自言自语的男人所设下的节拍开始构筑起新的凶器,呈圆弧状隆起的表层土地似乎正勉强压抑住未知形态的魔怪,原始的暴虐之力即将冲破束缚涌上地面,展开一场血与火的屠杀。
 
    “最后的机会。和我一起探寻魔法之道的极致如何?和我联手的话,就算是【神之境界】说不定也能到达。”
 
    中年男人热情的张开双臂做出欢迎的样子,以其身为魔法师的身份地位对一介平民少年发出邀请,在细节上的措辞用语也无可指责。但……
 
    撇开原则、立场、感情等方面不谈,精灵们――包括最胆大的弗蕾娅在内没有谁喜欢施舍式的邀请,违和感跟不安在他们体内剧烈翻腾着。
保持着从容的气度。站在敌对立场之上的精灵们对那份余裕也予以承认。
 
    张开双臂的魔法师在此刻被他夸张的言语和动作披上一层朦胧的神圣薄纱,布满血丝的蓝色眼球里流动的,分明是为实现教义而殉身的狂信徒所独有的的纯粹欢喜,面对无法沟通的狂热,没有一个精灵能和平时一样坦然。
 
    “无聊。”
 
    “【哥雷姆】、【复合】――定义【流动之炎】!!”
 
    遭到李林毫不留情驳回的刹那,被充满恨意、诅咒的三节咏唱所催化。转眼间。爆表的狂暴能量将充当盖子的地表吹飞到到半空中,拖着白烟的土块轰鸣着坠向四周荒野。处于直击车队轨道上的碎块全数被【片刃之翼】掀起的暴风击溃,可能引发野火的碎块也被高速运动的冲击波粉碎冷却后化作无力的尘埃飞向不会威胁到车队的远方。尽管反应及时,但巨大的爆音还是造成牲口躁动不已,照看牲口的精灵们险些控制不住受惊的牲畜。
 
    手忙脚乱的精灵们安抚牲畜之际,魔怪接连通过撕开地表的口子从将其禁闭的地下爬了上来。

相信自己能做到比努力本身更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