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色球杀蓝定胆彩经网-双色球预测汇总求推荐

不成样的作品无奈摇头般的评语火焰之鸟的飞舞

“炎之翼,追加定义【魔弹】!”
 
    快速清晰的二节咏唱(注)凝聚起玛那的光辉,被赋予拟化形态的火焰之鸟以5只为基本组成单位,依照追加的【自动追踪目标】的定义在纷乱的战场天空上描绘出四群不同的攻击轨迹猛扑向鼓动钢铁凶翼的少年。
 
    两组扰乱视线,一组攻击侧翼,一组截断退路。
 
    老练魔法师的第一次攻击封堵住少年所有可能从岩刺的追杀中逃脱的出口,战场之外一直保持镇静的精灵忍不住惊呼出声。
 
    无论是谁,动态视力发达的精灵都不敢置信的看着李林即将和轨迹密集的焰之魔弹交错汇集,拖着片刃之翼的身体即将承受20发火焰弹雨的冲击。
 
    ――那绝不是可能平安无事的状况,没有谁能承受无缝隙的双重魔法密集攻击后平安无事。
 
    谁都这么认为,谁都如此预测。
 
    【这种情况下还笑得出来?】
 
    全神贯注紧盯着即将被焚烧成灰烬的少年,嘴角那抹恰淡悠然的微笑同样印入萨德的瞳仁,刺激着中年魔法师的神经,让他感到一丝丝惊讶还有……屈辱。
 
    无视即将断绝生路的致命火网,更无视发动术式的魔法师。将一切都轻蔑的从眼前扫开,连睥睨都不屑施与给敌人。
 
    【愚蠢之辈……!】
 
    紧咬住下唇,心中嘶嘶作响的杀意注入操控魔焰之鸟的术式回路,于战场之上翔舞的炎羽和最终撞击的轨道相重叠。
 
    “还算不错。”
 
    李林轻笑着踩上斜下方刺来的岩柱,压溃粉碎岩体的巨大反作用力将他推向空中。
 
    “不过太嫩了。”
 
    撇下对小孩子不成样的作品无奈摇头般的评语,火焰之鸟的飞舞划下句点。
 
    快速聚集到身边的玛那开始散出肉眼可见的光芒薄暮,犹如磷光般淡淡的光幔缠上少年身体周围的空间,疾驰至身前的红莲鸟儿一头撞在像绿色、像黄色甚至亦可看成青色或红色的炫彩帷幔上,足以将人体烧灼成焦黑团块的焰之鸟如同被泼进灼热沙烁的水珠,刹那间连痕迹也未留下的消失,让围观者几乎无法接受。
 
    “怎么可能?!!”
 
    对超常现象感到敬畏和恐惧的迪耶里最先发出呻吟版的质疑,在他短暂悲鸣的片刻中,又有5发鸟型火焰魔弹在那道变幻莫测的光幕前被粉碎至不留一星半点火花而消失。
 
    “噢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
 
    精灵们一起跺着地面,用尽最大力气扯开嗓门欢呼,指向天空的武器欢快的挥舞着。只有这样做才能将欢欣鼓舞表达出来,只有这样才能表现他们赞美鼓舞那个总能办到不可能之事者的激烈冲动。
 
    鸟型火焰魔弹还在不断冲击光幕,任谁也已经清楚那不过是徒劳无意义的白费劲罢了。威尔特虽没有【飞蛾扑火】的成语,不过此刻还在围绕纠缠李林的焰之鸟们和古老成语中扑向火焰焚尽身体的蛾子看起来并无二致。
 
    名为【火焰】的物理现象,其定义为【可燃物与助燃物发生氧化反应时释放光和热的现象】,其本质之一为【高温等离子体】。无论怎样改变外形,类似生物般振翅飞翔于空中。其构成其基础的始终是慢速且质量轻的粒子,冲击以带电高能粒子组成的特殊极光幔只有被粉碎的下场。
 
    最后一发火焰魔弹同样未能在绚丽虹彩上激出哪怕一丝涟漪,在跳跃闪避过程中被逐点破坏根基的岩柱也在自身巨大的质量压迫下发出崩毁前的悲鸣,失去玛那支撑的异样岩块渐渐龟裂,在一声轰鸣中颓然倒下。
 
    纳米机械筑出的铁翼激荡起气流,遮蔽视线、降低空气质量的尘埃被磅礴的气浪驱逐,曲线优雅的足尖不发出丁点声音,不扬起一缕烟尘的点上地面,带着玩味笑容的少年生理角度平视的目光正俯瞰着停止动作的两名魔法师。一人已经喘着气攥紧了拳头,另一人纹丝不动的灰色长袍边缘微微抖动着。
 
    恐惧和兴奋的生理表现形式非常接近,两种强烈的情感都能导致血压升高、心跳加速、毛孔收缩、呼吸急促……等等临床反应。仅从上述简单数据难以判断当事人究竟处于怎样的激烈环境和心理活动之下,无法充当有效的开始在精灵们的想象空间里闪现,其中扭曲性取向价值观,与【攻】、【受】、【禁断】、【不伦】等等18岁以下不易接触的词汇挂钩的糟糕画面――不用说也知道是弗蕾娅滚着蔷薇边框的想象啦……
 
    她真该去制作同人本什么的……
 
    求知欲正熊熊燃烧的萨德不知道精灵们对他作出的恶劣评价,即便知道,也会对这些臆想嗤之以鼻。
 
    高尚的、伟大的、纯洁的求知欲怎么能和低级的、脏脏的、龌鹾的性欲混为一谈呢?
 
    萨德的观点无疑与大众的观点以及道德伦理有高度的一致性。只是性欲和求知欲都是智慧生物的基本欲望,仅仅因为空泛的道德就采取差别对待是否欠妥?至少李林认为敬仰猛燃斗志的求知求贤者,鄙视干柴烈火、熊熊燃烧性欲的男男女女这种事情一点也不科学。另外对于小孩子为了学习更多生理知识,翻看成年人的秘密小本子这样的情况,占据道德高点的萨德先生又该如何说教才好呢……
 
    “真是不可思议……不,是美妙到难以言喻的少年啊。”
 
    仿徨在人生老年阶段门槛前的男人发出毛骨悚然的笑声,肃穆的战场空气为之紧绷,垂向地面的脑袋随着突兀响起后又戛然而止的笑声猛地抬起,原本硬挺的面容和强硬的气度此刻已经被毫无遮掩的贪婪所扭曲,只剩下变质之后令人不快的淫猥。
 
    “好想……好想……好想要……”
 
    抛弃道德、排除他人眼光的粗重声音像是黏腻的蛞蝓乘着风爬上精灵们年轻的肌肤,残留下厌恶至极的触感。
 
    “成为我萨德的东西吧!少年!”
 
    气势十足的决定如出笼猛兽的咆哮脱离萨德的嘴唇,蓝色的眼睛里沸腾着志在必得的自信――还有刚愎的独占欲。
 
    太阳一如每一天此时的样子在头顶上当班,像是乌鸦的黑色大鸟掠过朵朵浮云,扯着破锣嗓飞过这片土地的上空,带有莫名凉意的春风裹着几片落叶从周边路过。

相信自己能做到比努力本身更重要!